点石成金电影

活動專題
» 新書快遞
» 南國書香節
» 諾獎中國行
南國書香節
南方出版高峰論壇彰顯出版之魂 | 品讀篇
發布時間: 2017-09-06 17:18:39   作者:新文   來源:《中國出版傳媒商報》   瀏覽次數:

    “品讀”體現在全民閱讀的高雅素養上。

經典著作是知識的結晶,猶如“精神母乳”,能夠滋養心靈,熟讀經典可將古今中外思想融會貫通,汲取人生智慧。閱讀經典是提高全民閱讀境界的重要途徑。

 

 

  

 

○朱永新(全國政協副秘書長、民進中央副主席、閱讀推廣名家)

○鄔書林(中國出版協會常務副理事長)

○聶震寧(韜奮基金會理事長) 

○鄧  璐(著名節目主持人)

 

 

 

品讀靠“情”

 

讀到一本好書就像跟很多高尚的人對話。

在南方出版高峰論壇的“品讀”環節,主持人向嘉賓提問:“您覺得我們大概要經歷一個多長的過程、什么樣的過程,才能達到全民閱讀‘我讀,故我在’的理想境界?”。

多讀書,讀好書,成為人們最本真的心愿。品讀需要情感。帶著“我讀,故我在”的心情,嘉賓們為現場觀眾開啟了一道感悟閱讀的智慧之門。

培育全民閱讀的讀書“種子”

韜奮基金會理事長聶震寧說:“因為我們國家的閱讀史,長期是精英閱讀,科舉制度使我們的閱讀走向了功利主義。而現在我們要開始全民的閱讀,這就是品讀,這就不能太著急,一定要從小孩子抓起,從中小學抓起,從學校抓起,從大學生抓起,使得一代一代的讀書‘種子’成長起來。所以,真正的‘我讀,故我在’,最后還要落在善于思考上,善讀書必須是善思考,否則就不是品讀,就是在玩書。”

“我讀,故我在”,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過程,需要漫長的時間積累。聶震寧認為,我國的全民閱讀活動還處于起步階段,只有持之以恒地堅持下去,中華民族才能真正在閱讀上養成一種生活方式,形成一種生活狀態。

談到2017年推動全民閱讀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情,聶震寧表示,他在2017年全國兩會時的提案“關于在我國中小學設立閱讀課的建議”,要著力推進。“如果中小學不設立閱讀課,只建立圖書館,學生在里面隨便選,就會發現有些高年級的學生還是不喜歡讀文字書,而喜歡讀圖畫書。這樣很難使學生們的閱讀能力得到提升。特別是小學高年級和初中這個階段,如果沒有形成閱讀能力,終身的閱讀習慣都很難養成,終身的學習能力都會受影響。所以必須從中小學抓起,養成閱讀的習慣,閱讀的能力,這就是我們民族希望之所在。”

閱讀關乎國家富強,關乎個人成長,關乎家庭幸福。中國出版協會常務副理事長鄔書林說:“養成閱讀習慣是一門科學。據英國人的一項研究,0-3歲培養孩子的閱讀興趣,4-7歲養成閱讀習慣,中小學階段養成科學的閱讀方法,大學階段和成人之后逐步成為會讀書的人。新中國建立初期我國文盲率達到84%,所以當時靠戲文化、靠言傳身教延續我們的文脈,延續我們的精神。改革開放初期文盲率下降到38%,如今文盲率降低到了4%,達到了中等發達國家以上的水平,這使得全民閱讀有了基礎。但是,要使閱讀成為習慣,要有科學的閱讀方法,還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。”

手機,電腦,以及各種數字閱讀器,都有利于人們的閱讀。“所以,不要把書本丟下,同時還要熱情擁抱現代技術給我們帶來的好處,獲取的知識信息多了,這個國家才有希望。”鄔書林說。

在全社會建立書香家庭

全國政協副秘書長、民進中央副主席、閱讀推廣名家朱永新談到,中華民族有“耕讀傳家”的傳統,盡管過去是精英閱讀,但是普通人對讀書都有一顆敬畏之心。現在,國家重視了教育,重視了閱讀推廣。

“這幾年閱讀率的增長令人感到十分欣慰。從全球的角度來說,中國的閱讀增長率走在世界的前列。盡管我們的基數比較低,近年來受到網絡的沖擊也比較大,但我們的閱讀,包括紙質媒體的閱讀不僅沒有下降,反而在上升。”朱永新說。

從國家層面,對全民閱讀也越來越重視了。全民閱讀被寫進了政府工作報告,國家立法也在有序地推進。當然,讓全民閱讀成為社會的共識,還需要我們不斷去呼吁,從娃娃抓起,尤其是中小學生的閱讀,還有家庭的親子共讀,等等。

朱永新說:“2017年,如果要選擇一件事情來推動全民閱讀,我覺得最有效的做法就是從親子共讀開始,從家庭閱讀開始,在全社會建立書香家庭,這是一項很重要的全民閱讀工程。”

 

 

他們說

 

 朱永新:讓閱讀涵養人們精神生活

很多人認為,閱讀是一個很個體化的事情,不值得上升為國家戰略。特別是當國家準備出臺《全民閱讀促進條例》時,有人質疑:閱讀還要立法嗎?難道國家還要管我們讀什么書嗎?

其實,閱讀不是一件小事,而是一件天大的事。因為閱讀關乎人,關乎我們的精神生活。我們都生活在兩個世界之中,一個是物質的世界,一個是精神的世界。我們看到的也是兩種風景,一種是物質的風景,一種是精神的風景。我們過的是兩種生活,一種是物質的生活,一種是精神的生活。但是,在很多情況下,我們很多人過的是一種生活,看到的是一種風景,生活在一個世界中,那就是物質的世界、物質的風景和物質的生活。

人的精神生活不可或缺。人不同于其他生物非常重要的一個標志,就是擁有情感,擁有精神生活。如果我們不讀點書,不有計劃地認真讀一點好書,我們就錯過了人生的很多風景,我們就失去了做人的很多樂趣。所以,閱讀是涵養我們精神生活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路徑。

過去講“開卷有益”,現在我們提倡品讀。為什么?原因在于現在很多書是不值得讀的,有的書不是“開卷有益”,而是“開卷有害”。閱讀的高度決定了我們精神的高度,有選擇的閱讀,讀那些偉大的書,和那些偉大的人對話,追隨那些偉大的靈魂才是我們閱讀需要解決的問題。

當下出版社年出書量已經近50萬種,怎么從這些海量的書目中,選出好書閱讀成了大問題。這一生,我們到底應該看什么書?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,不可能千篇一律地回答這些問題。但是,有指導和沒有指導是不一樣的。我和我的團隊用五年多的時間研制出了中國幼兒閱讀書目、小學生閱讀書目、初中生閱讀書目、高中生閱讀書目,以及教授、父母、公務員、企業家等共9種閱讀書目。

真正的閱讀,讀文學書、社科書還不夠,還應該有學科閱讀。因為中小學在學科學習的時候,如歷史、地理等都有一個學科閱讀的問題,而學科閱讀是走進學科本質最重要的路徑,但恰恰我們在中小學學科教學中是沒有學科閱讀的,沒有學科的閱讀就不是真正的教育。我們準備用三年的時間把個學科書目完成,然后再想做一個學科研究書目,聯合大學出版社和學者用三年五年的時間去做。這樣大概有一千個書目、將近一萬種書,我相信能夠給我們提供一個最基礎的精神地圖,我們需要一個這樣的精神地圖引領我們做一種幸福完整的精神生活。 

社會主義核心價值也好,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也好,應該要以閱讀作為根基,全民閱讀是最低投入、最有效的、最不可忽視的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路徑所在。

 

 

 鄔書林:借鑒古今把全民閱讀引向深入

全民閱讀在全國已經開展十余年,產生了一定的成效,需要更加深入地開展下去。

提高我國的全民閱讀水平,需要認真研究和自覺吸收古今中外的閱讀經驗,需要從理論上講清楚,為什么要讀書?為什么而讀書?如何按照科學規律,從兒童抓起培養閱讀興趣,養成閱讀習慣,提高閱讀技能?在互聯網時代,如何使傳統紙本閱讀和數字閱讀相得益彰。

為什么要讀書?這是首先要回答清楚的重大問題。古今中外無數先賢智者做過非常深入的描述,這些形象生動、富于哲理關于閱讀重要性的警語對推廣閱讀十分重要。但我以為從哲學上講清楚“為什么要讀書”講得最好的,是我國宋代的朱熹。

朱熹在《朱子語類》中有兩卷專門談讀書,即《讀書法上》《讀書法下》。他在《讀書法上》開篇寫到:“讀書已是第二義。蓋人生道理合下完具,所以要讀書者,蓋是未曾經歷見許多,圣人是經歷見得許多,所以寫在冊上與人看。而今讀書,只是要見得許多道理。及理會得了,又皆是自家合下元有底,不是外面旋添得來”。他說讀書是第二義,第一義是人生的經歷,是實踐,但是人生經歷有限,你不可能事事經歷,而圣人們是經歷過的,把自己經過實踐的東西寫在書上讓你看,你讀經典,是把圣人實踐的升華成理論層面上的東西變成自己的東西。這樣來理解閱讀在哲學層面上就更加完善,也可以更好地了解閱讀的學術價值。

如何按閱讀規律把全民閱讀引向深入?要更好地總結古今中外閱讀的經驗和做法,這方面國外的深入研究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。比如,如何在孩子0-3歲時培養好閱讀興趣?如何在3-7歲時,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?如何在中小學階段掌握閱讀技能與方法?如何在大學階段,提高閱讀水平,造就“大家”培養讀書“種子”等等。在過去的數百年間,國外的研究機構、學者對此做了大量的探索,要很好地研究,并根據我國國情消化吸收,努力提高我國的全民閱讀水平。

傳統閱讀和數據都如何相得益彰?傳統閱讀和數字閱讀相得益彰,并行不悖,在高度重視抓好傳統閱讀的基礎之上,用好信息技術進步帶來的機遇,用好數字閱讀,可以提升閱讀水平。一項科學研究表明,當下,數字閱讀使科研人員閱讀的學術期刊比原來增加了兩倍,獲取的知識和信息的量比原來提高了25%。通過手機我們可以更好地了解新聞和動態,可以用碎片化的時間獲取知識和信息。同時,學習和掌握知識,特別是欣賞性閱讀,紙質書仍十分重要,不可或缺。可以說,我們正生活在一個幸福的閱讀時代。我們要研究并講清楚,根據不同人群、不同的閱讀目的,采取不同的閱讀方法;講清楚在什么環境下用紙本閱讀,什么環境下用數字閱讀;獲取哪方面知識要用數字閱讀,哪方面知識要靜靜地通過紙本閱讀。這些都是有規律可循的。與時俱進地跟上時代步伐,閱讀才會有更大的影響和作用。

 

 

 聶震寧:提升閱讀品位 提高閱讀能力

閱讀品位關乎閱讀力。我在拙著《閱讀力》提出了“閱讀力”這一概念,得到了一些專家學者的肯定,受到了許多讀者的歡迎。所謂閱讀力,從個人來說,就是指人的具體閱讀能力,其中主要是要解決好為什么讀、讀什么和怎么讀;從社會來說,則是指全社會的學習力、思想力、創新力,關乎國民精神狀態和文化素質。對個人而言,讀什么和怎么讀關乎閱讀品位,一個人閱讀品位與個人閱讀力的高低成正比;對社會而言,讀什么和怎么讀更是關乎全社會的閱讀品位,全社會的閱讀品位的高低將對社會風尚產生影響,與社會閱讀力直接相關。

何為閱讀品位?古今中外書籍汗牛充棟,億萬讀者千差萬別,當代生活千變萬化,各種閱讀一定有品位的差別和取舍。在開展全民閱讀活動的過程中,提出閱讀品位非常及時、非常必要。我們的生活需要更多地講究品位,而閱讀生活,作為最重要的精神生活,更應當講究品位。

我們要強調科學對待全民閱讀的品位和品味。閱讀理論讀物、科學讀物、專業讀物,要講求閱讀的品位。首先是圖書品級要高,然后是閱讀方法要追求讀以致知、讀以致用,也還包括讀以修為。而這些讀物之外,還有很多讀物,譬如文學、藝術、文化、少兒等類讀物,則要更多注意閱讀的品味,讓讀者讀以修為、讀以致樂。就像同樣是熱播的主流電視節目,有的必須用“高品位的節目”來評價,譬如央視的《從勝利走向勝利》,有的卻也可以用“高品味的節目”來點評,譬如央視的《朗讀者》。

關于閱讀的第一個“品位”,應當說還是比較具有可操作性的,因為通常情況下,理性的內容可以運用理論邏輯的工具。關于閱讀的第二個“品味”,則有太多東西需要講究了。既然是品其味道,就需要慢慢品嘗,像飲茶,紅茶綠茶各有所好,更不要說各種類型的茶品中還各有趣味。古人談詩歌,就能分出“二十四品”,還有各種各樣的品讀方法。對于最具大眾性閱讀性質的文學、藝術、文化、少兒等類讀物,領讀者應當掌握各類讀物品味評價的方法,引導讀者學會品嘗圖書的妙處。而越是需要品味的閱讀,越需要做好分類分級出版、閱讀和指導。在全民閱讀的熱潮中,這也許是今后很長時期越來越受到歡迎的事情。

在全民閱讀推送圖書的活動中,我們要科學對待全民閱讀的品位和品味。既要強調導向正確,也要尊重閱讀科學;既要熱情引導讀者建立“取法乎上”的意識,同時也要充分尊重不同讀者的不同喜好。尤其要避免在推廣評價圖書時,不要動輒祭出大道理來嚇人,不要強制性地推送某些作品,僵硬地推廣某些作品,弄得趣味全無。要用科學的態度和方法,引導更多的人在不同的閱讀層級上愛讀書、讀好書、善讀書,不斷提高閱讀力,早日建成一個處處飄書香、人人有書香的書香社會。

 

轉載自《中國出版傳媒商報》,有刪改

 
点石成金电影